余生只等你

余生只等你

    田里的向日葵長瘋了,一個個挺著筆直的腰桿,向著太陽精神抖擻地揚起笑臉。在夕陽緋紅著臉頰之時把它們從陽光中汲取的暖意,灑向山溝中靜靜安睡在大山臂彎里的小屋,一齊等候遠方的歸人。

    院子老舊,但并不妨礙它的主人將它拾掇干凈。每逢晚霞綻露的那一刻,屋的主人總是踩著“嗒 嗒”的腳步聲穿過青石板鋪成的小道,轉過天井,栓好牛欄的門,往雞舍的食槽上撒一把谷,給大門口的大黑狗添一口食,在鄉間此起彼伏的呼喚聲“吱呀”一聲推開木制厚重的大門,愜意地坐在門口的老躺椅上,半瞇著眼睛欣賞門前那田中的向日葵,看著遠處別人家裊裊升起的炊煙,嗅著空氣中人間煙火氣息,嘴中自顧自的嘟叨著東家長、西家短。任夕陽的余輝瀉落在她的肩頭,在蒼蒼白發中添一絲斑駁,為那張因歲月磨礪而沉淀時光的臉鍍上蜜色。枯黑的手上覆滿了老繭,指腹輕輕磨挲著舊但干凈的衣角,目光投向遠方,安寧祥和,等待著遠方的歸人。

    這是我的老阿婆,在與她相伴半個多世紀的阿公去世以后,難忍心中的悲痛,精神恍惚的情況下,患上了老年癡呆癥。老阿公下葬后,她便獨自沉浸在往昔的舊時光中。每每當飯菜做好后,便倚靠在門口,逆著光勾勒出她孤單清瘦的背影,等著出遠門的歸人回家。在她的印象中家里有她五個年幼的孩子,有那艱苦年代的柴米油鹽,有平凡而又溫馨的生活,有日落而歸的阿公,有她相伴一生、相濡以沫的愛人,等待成了她往后余生為阿公寫的最美的情詩。

    門口的向日葵是阿公親手為阿婆種的,陪伴著阿婆走過漫長的歲月,走過春秋。當風吹過金黃的花瓣,帶著微醺的香甜,傳來阿公無限深意與思戀,陪著阿婆看遠方的風景,聽著她的傾訴,就像他從未離開她身邊,不論相隔多遠,他都能將時光剪成一段歡愉,吹散她眼底的憂傷。

   入秋之后,天氣漸漸轉涼。夜里的路似乎顯得格外漫長,孤清的小道上,灑落點點星光,將人的影子托入黑夜。這時阿婆總會費力地拖出雜物間中木制的人字梯,將它支在大門口,扶著落滿灰成的扶手,踩著木梯,搖搖晃晃地舉著半盒火柴,瞇著眼,伸出顫巍的手小心地將燈點燃。燈芯微長,暖黃的燈光打在地上,將阿婆的影子拉著很長,孤獨又寂寥。年紀大了,腿腳也不好使,每一次都要靠著木梯休息很久,望著通向家門口的那條小路出神,但又搖搖頭開始重復單調的動作。大門從來不上鎖,為的是等待回家的人。門口的那盞燈,是阿婆為阿公特意留的,一盞燈照亮阿公回家的路,在路的盡頭指向阿婆的方向。

   年月長久,阿婆總免不了每天去阿公生前最愛的小書屋轉上幾圈。拿塊抹布仔細地將書桌擦拭干凈,用雞毛撣子把書架上的灰塵撣落,給書架旁邊的蘭花澆上水,抽出阿公生前未讀完的兩本書,在不遠處擺放他的老花眼鏡。降壓藥擺在最醒目的位置,沏上一壺香茗,緩緩注入阿公的紫砂杯里。在茶香繚繞中獨飲往事昭昭,架著鼻上的眼鏡,一頁頁翻看著阿公為她寫的書信,細讀著泛黃信紙上的句子,不時笑笑,抬頭朝門口看幾眼。她待在書房中,望得出神,似乎阿公不久就會回來,陪她一起重溫那些美好的日子。細語淚如潮,看青絲留他方。

    年關到了,家家戶戶張燈結彩,新年在鞭炮聲,小孩們的歡笑聲中來臨,送去舊的,迎來新的,熱熱鬧鬧的,忙來忙去。只有阿婆家門口安安靜靜,對聯和大紅燈籠似乎也擋不住清冷。屋內的一眾小輩說完了吉利的話,也各自干著手頭上的事。阿婆一人在門口,借著月光,倚在門檻上,望著遠方的星空,星河閃爍,明月思情,聽著老院講著舊日的故事,帶著她的思念,寄予阿公,告訴他,她在等他回家。阿婆的心空了讓再多的喧囂也住不進去。

    其實大家都知道阿婆所堅守的家,隨著時間的推移只能存在于往日。父母不愿讓阿婆終日活在夢境之中,但我想哪怕是這樣,阿婆也活得很幸福,畢竟她從未真正失去過她所愛的人。阿婆是時間的旅人,在這趟時光的單程旅行中,她在這一站下錯了車,迷失了方向,但依舊記得那個曾去經年。在夜幕降臨時,有一個帶著一身勞累與疲憊歸家的男人給等他的她一個微笑,帶著包容與甜蜜。

    夢浮云深不知處,我待君歸君不知。在所剩下的漫長歲月里,阿婆的余生將等待織成樂章,細水長流,攜手共濟,沉釀情感。

    我想也許時間傾訴了她的容顏,消了她的生命,散了她的年華后,阿公會在天堂的小徑上向阿婆伸出一只手,等著她、陪著她一直走到路的盡端,任時光流逝,地久天長。在阿婆的彌留之際,聽她說一句,余生只等你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們的愛情:在這一生,我已看過千山萬水,無可留戀,而在我所剩的時間里,用我的往后余生,等你走進我的生命,帶我離開。

    用盡余生去等你!(1803周怡琳 供稿)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相關文章

深夜影院-梨花影院-亚洲AV有码在线天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