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肉的平等

靈肉的平等

行走在人間喧嘩的街頭,熙熙攘攘的人群,不知源頭的燈火,是肉體對精神的反饋,是人性欲望的滿足,靈與肉,本來平等。

是的,若這世間的真理真是精神高于物質,那在人類進化的漫漫歷史長河中,為什么還是有一雙可以滿足物欲與食欲的手?還有一個可以滿足求知欲的大腦?有一副可以滿足其他種種欲望的軀體?精神并不能凌駕于物質之上,看一看世界的哲學史吧,難怪胡耀邦有一句話:“真正的哲學家都沒好死”。

我熱愛攀爬無名的山峰,它們其實有著不遜色于各類風景名勝區,自然保護區的雄奇壯美,綠色盎然。更有一份景區中沒有的別致情懷,它是自然的,作為純粹的物質存在著,我爬上它,聆聽耳邊可能并不和諧動聽的鳥聲,用眼睛觀看周圍錯雜而生的草木,細嗅腳下泥土與石礫的濃烈氣味,我感受到,我確實存在,作為這萬物中的一個生靈而存在,我并非虛無縹緲的。尤其當我登上山頂,用手感觸地面的崎嶇不平,讓山風從身旁呼嘯而過,坐在路旁嶙峋的怪石上,我分明感受到來自物質的強烈滿足,我身邊的物質,比我更加悠久,當我化作塵土消散時,它們也將存在下去,而我的靈魂——如果有的話,只能漫無目的在虛空中游蕩,而無法產生一點對現實宏觀世界的影響。

當美國航天航空局NASA的探外飛船“旅行者號”飛出狹義太陽系時,美國當局要求它回過頭來拍一張照片,當照片傳回來時,那是什么呢?整個太陽系在圖上僅是一個光點,人類歷史上所有政治家的威儀詭艷,思想家的睥睨縱橫,軍閥的殘忍兇暴,以及無數平平凡凡,普普通通的生民,說什么時過境遷,在浩瀚的宇宙面前,都僅僅在一個光點之內。若真有這造物主,卻是將這精神束之高閣,而小心地保存著物質:我們吃過的食物,喝過的水,呼吸的空氣,乃至我們本身,都會把物質原原本本的送歸自然。孰輕孰重,世界已有了一個分辨。

因此,靈肉本來平等。是圣賢之士,不可三日不進水,亦白丁之輩,不可終年不思學問。精神并不能超脫物質之外,然物質亦不可以沒有元神,即所謂的“性”,以及“始基”,在劉慈欣的科幻小說《真理祭壇》中,有一個高等文明對低等文明是否可以繼續發展延存的評判標準,是取決于該種族對星空的仰望,并做出這樣一個巧妙的比喻;如果一個文明將要進化,那么他們整個文明發展史,都只不過是將一顆原本就掉在地上的寶石,撿起來而已。精神的存在,同樣可以激發人們對生活的希冀,對未來的憧憬,從而催生促使在物質世界發生主觀性改變的強大力量。精神便是物質的“性”,而其在哲學高度上對物質“始基”的催化,又再促進精神由外而內,由內化外的自然性增長,同時,精神同樣作為人類的情感主體,在自我思維和種族交流上起到了物質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。精神,于有機個體來說,同樣是不可或缺的。

“肉”即物質,“靈”即精神,人既然為人,就具有靈肉兼有的重要秉性,兩者缺一,則不可以稱之為人,物質的享受,會觸發精神的反饋,精神的超然,會形象化于物質,靈肉本來平等,讓我們不要去追求單一片面的刺激以及所謂的升華,相信其平等共同性,身心合一,拓寬自己的未來。(1803楊宇寧 供稿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相關文章

深夜影院-梨花影院-亚洲AV有码在线天堂